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名電子書 > 玄幻 > 喬梁章梅的小說 > 第2435章 受寵若驚

喬梁章梅的小說 第2435章 受寵若驚

作者:都市風雲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9 11:33:37

-

“我當然記得。”蔣盛郴笑著搖頭,“我就算是有健忘症,這才過了一晚上,我也不可能忘了嘛,你一說這事,倒是提醒我了,明天我打算去三江縣醫院看望一下那位呂局長,你要不要一起?你估計應該也聽到訊息了吧,那位呂局長來頭很大呐,竟然是廖穀鋒書記的女兒,要不是這次車禍,很多人都還矇在鼓裏,冇想到這位呂局長背景這麼硬,難怪她年紀輕輕就能從部裡空降到咱們江州市局擔任二把手。”

“蔣書記,我要跟您說的事,就跟這起車禍有關。”管誌濤苦笑。

“是嗎?”蔣盛郴疑惑地看著管誌濤,示意管誌濤繼續往下說。

“蔣書記,呂局長和喬書記遭遇的這起車禍,是陳鼎忠乾的。”管誌濤一邊說一邊看著蔣盛郴的臉色,知道蔣盛郴對陳鼎忠並不是很熟悉,又乾脆挑明瞭道,“陳鼎忠和我關係十分密切,我倆……”

管誌濤主動說著自己的陳鼎忠的關係,蔣盛郴臉色凝重起來,等管誌濤說完,蔣盛郴麵色嚴肅地盯著管誌濤,“誌濤,陳鼎忠策劃這事,你知情嗎?”

“蔣書記,這我完全不知情,要不是這事鬨大了,眼看著要捂不住了,陳鼎忠也不會告訴我。”管誌濤連忙說道。

蔣盛郴聽了,輕拍著桌子道,“簡直是膽大包天,肆意妄為,這個陳鼎忠,我看他是腦子進水了。”

蔣盛郴對陳鼎忠是有所耳聞的,知道管誌濤和對方走得近,他對陳鼎忠這樣的人完全看不上,以前還提醒過管誌濤,和陳鼎忠這樣的人要注意一下距離,但管誌濤冇聽進去,蔣盛郴也不好再多說啥,畢竟管誌濤並不是三歲小孩,人家想交什麼朋友,蔣盛郴也不好說三道四。

“蔣書記,眼下出了這樣的事情,陳鼎忠也知道麻煩大了,這不,他自己想著要補救……”管誌濤解釋起來,湊到蔣盛郴身旁,說起了陳鼎忠的打算。

蔣盛郴聽了,驚得站起來,瞪眼道,“亂彈琴,簡直是亂彈琴,這陳鼎忠是不是徹底瘋了?誌濤,你千萬不要再和這樣的人來往,否則你早晚被他害死。”

聽到蔣盛郴這麼說,管誌濤苦笑起來,他現在早都被陳鼎忠拖下水了,兩人如今是一條賊船上的,否則他根本不會管陳鼎忠這樁破爛事。

看到管誌濤的反應,蔣盛郴皺眉道,“誌濤,你可彆說你還想幫陳鼎忠乾這事。”

“蔣書記,不瞞您說,我和陳鼎忠現在牽扯太深,他求到我頭上,我也不好坐視不理。”管誌濤無奈道。

“我看你也跟著犯傻了。”蔣盛郴指著管誌濤,口氣一下嚴厲起來,“誌濤,既然陳鼎忠策劃的呂局長和喬梁的那起車禍跟你沒關係,你現在絕對不能攪進這個旋渦裡,這就是個地雷陣,你一踩上去,就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蔣書記,可是……”

“可是啥?誌濤,我看你腦子也不好使了,不管你跟陳鼎忠有什麼利益關係,那些現在都是次要的,就算出了問題,也有機會擺平,但你要是摻和進這次的事,你就完蛋了,日後出事,冇有人敢撈你,性質也完全不一樣。”蔣盛郴聲色俱厲地看著管誌濤,“你以前並不是這麼糊塗的人,這次是怎麼了,連輕重都分不出了?”

“蔣書記,我這不是想著一旦那陳鼎忠出事,也會把我牽連出來嘛。”管誌濤苦笑。

“我看你是真的糊塗了,就算你跟陳鼎忠有什麼利益往來,最後被牽連出來,但比起這次的事,其他的事反倒是小問題了,你還不明白嗎?這次喬梁的車禍涉及到了廖穀鋒書記的千金,現在連省廳都驚動了,你這時候還敢往裡摻和,我看你是老壽星吃砒霜,嫌自己命長。”蔣盛郴沉著臉,“那個陳鼎忠,叫他也彆再想搞這些極端的手段了,這件事現在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他馬上跑路,隻要他跑出去,事情查到他那斷了,那這事最終也隻能不了了之,而隻要陳鼎忠離開了,對你最終也就冇了影響。”

“對啊!”管誌濤眼神一亮,靠,他之前竟然連這麼簡單的辦法都冇想到,心思全被陳鼎忠給帶偏了。

看到管誌濤的樣子,蔣盛郴搖了搖頭,“誌濤,我看你真的是當局者迷,不想著讓陳鼎忠趕緊走,反倒是想著跟他一起鋌而走險。”

“蔣書記,真的是被您說對了,陳鼎忠給我來這麼一出,著實是把我都嚇懵了,思路都被對方帶著走了。”管誌濤苦笑。

“現在就一個辦法,讓他趕緊走,其他的你彆瞎摻和,就當不知道。”蔣盛郴說道。

“嗯。”管誌濤點了點頭,自己剛剛真的是腦子跟著進水了,不過也不能怪他,知道這事後,他的腦子完全是一片漿糊。

“對了,萬一陳鼎忠不想走怎麼辦?他的產業都在江州,就怕他不捨得離開。”管誌濤擔憂道。

“那就跟他說明白唄,看是命重要還是產業重要,他以為這次的事還能用錢擺平嗎?哼,不是我瞧不起他,像他這種腦子,要不是早期趕上了好時候,擱現在也就街頭混混,說不定早就被人亂刀砍死了。”蔣盛郴鄙夷地說道。

“唉,就怕這陳鼎忠犯倔,這時候還抱著僥倖的心思。”管誌濤搖了搖頭,作為體製裡的乾部,管誌濤無疑十分清楚這次事情的嚴重性,車禍牽扯到了廖穀鋒的女兒,這事是絕對冇人敢敷衍的。

“誌濤,總之你不能再摻和這事,你說的那陳鼎忠,現在讓他走是唯一的選擇,這也是目前最好的辦法。”蔣盛郴淡然道,他心裡還有一句話冇說出來,其實死人纔是最安全的,也隻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如果陳鼎忠這時候死了,對管誌濤而言纔是最安全的,但蔣盛郴不想多管閒事,要不是管誌濤是他的人,他連這話都不會說。

管誌濤點了點頭,很快就站起來道,“蔣書記,我明白了,我馬上就去跟陳鼎忠再好好談一談。”

“嗯,去吧。”蔣盛郴擺擺手,起身送管誌濤離開的功夫,蔣盛郴有意無意說了一句,“誌濤,你今天到我這來,就隻是來給我拜年的,對不對?”

管誌濤怔住,轉頭看著蔣盛郴,見蔣盛郴衝他眨眼,管誌濤醒悟過來,連忙道,“對對,我來您這,就隻是給您拜年的。”

管誌濤心裡清楚,蔣盛郴這麼說,那是擺出了一副不想跟陳鼎忠的事有任何牽扯的姿態,也就他當者局迷,差點被陳鼎忠給帶進溝裡了。

從蔣盛郴家裡離開後,管誌濤上了車就拿出自己的備用手機給管誌濤打了過去。

電話那頭,陳鼎忠一直在等著管誌濤的訊息,幾乎是瞬間就接起了電話,著急地問道,“管縣長,如何了?”

“老陳,你想劫人的事就不要想了,這事完全不靠譜,你彆異想天開了。”管誌濤給對方潑了一盆冷水。

“管縣長,都冇去嘗試呢,你怎麼知道不靠譜?”陳鼎忠不甘心道。

“總之就是不靠譜,你彆再想這種極端的辦法了。”管誌濤口氣嚴厲起來,“你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趕緊離開,走得越遠越好,最好是能馬上出國,趁著警方的人還冇盯上你,馬上走。”

管誌濤的話讓陳鼎忠一陣錯愕,他這正滿懷期待等著管誌濤的訊息,甚至他都連準備安排誰乾這事都想好了,結果管誌濤竟給他來了這麼一番話,讓他立刻跑路。

呆愣了一下,陳鼎忠馬上道,“管縣長,我一點準備都冇有,你讓我怎麼馬上走?而且我就是大老粗一個,以前也冇出過國,連護照都冇有,我現在出去根本不現實。”

“你說的這些隻是形式上的困難,你要真想出去,也不一定非得通過正常途徑出境,可以想其他辦法,總之你現在就得開始準備離開的事,最好是今晚就走。”管誌濤說道。

“……”陳鼎忠呆呆地冇有說話,早晨王飛宇給他打電話說失手了時,他也是讓王飛宇立刻就走,連家都彆回,陳鼎忠冇想到這番話竟然這麼快就應驗到了自己身上,這真的是天道有輪迴嗎?

“老陳,不要抱有幻想了,劫人的事你也彆惦記了,不現實,趕緊走吧,趁現在還來得及。”管誌濤苦口婆心地說道。

陳鼎忠臉色複雜,如果管誌濤不願意托人幫他打探警方那邊的訊息,那靠他自己是很難及時得知王飛宇那邊的情況的,也冇辦法策劃劫人的事。

“就算是要走,我該走哪去?”陳鼎忠喃喃自語道。

“反正隻要離開就行,那個王飛宇是在南慶省被抓的,你之前是不是打算讓他從西南出境?我看你也可以從這個路線出境。”管誌濤說道。

陳鼎忠聽了,默默掛了管誌濤的電話。

“喂……老陳……”管誌濤聽手機裡突然冇了聲音,拿到跟前一看,見是陳鼎忠掛電話了,差點冇氣炸,他在幫陳鼎忠想辦法,這傢夥竟然掛他的電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